七十多年来,玛格南摄影师们既记录了历史事件和社会巨变,也捕捉着流行文化中的关键时刻。他们深入诸多经典影片的幕后,镜头下既有处于事业不同阶段的知名影星,更反映着影院的发展和电影制作不断演变的内涵。片场,设备,一度看似领先时代的特效,在时间的流逝中打磨出了温暖浪漫的情调。我们通过《玛格南在片场》系列故事,揭秘玛格南摄影师的幕后工作。

本期文章,我们与大家分享玛格南成员威廉·尤金·史密斯(W. Eugene Smith)在查理·卓别林影片《舞台生涯》(Limelight)片场的记录。摄影师全方位记录了一代默片大师的状态,其中既有我们熟知的片场即兴,也有表演面具滑落后的安静时刻。

1951年,玛格南摄影师威廉·尤金·史密斯接受了《生活》杂志的委任,前往洛杉矶的《舞台生涯》片场,记录拍摄期间的查理·卓别林。摄影记者肖根·奥海根(Sean O’ Hagan)认为,史密斯“或许是专题摄影发展史上最重要的一位美国摄影师,没有之一”。因此,他自然是记录卓别林这一最具个人色彩的项目的理想人选。

史密斯是在父亲自杀后不久开始投身摄影的。当时的史密斯还很年轻,刚刚高中毕业,却就此定下了在日后的职业生涯中始终坚守的誓言:“无论代价为何,始终按最高的标准坚守真相。”

史密斯在《舞台生涯》片场完成的作品刻画了一个疲惫不堪的卓别林,压力既来自电影拍摄,也源于个人生活中的困扰。他记录了卓别林执导、表演和幕后与家人相处的时光。有时候,卓别林看起来甚至完全卸下防备,几乎进入了回忆状态,可能在沉思迄今为止的人生。那时,卓别林竭力跟上电影产业飞速发展的步伐。

1931年,卓别林凭借广受好评的无声片《城市之光》(City Lights),在有声电影崛起时给出有力反击。到了1940年,他转向讽刺题材,在《大独裁者》(The Great Dictator)中扮演希特勒,却得到褒贬不一的反响。

《舞台生涯》片场的查理·卓别林。影片主演包括查理·卓别林、悉尼·卓别林、克莱尔·布鲁姆和巴斯特·基顿。

与此同时,卓别林被指控参与反美活动,坊间讨论愈演愈烈。前往伦敦出席《舞台生涯》首映礼时,他的美国签证也被撤销。再然后,他陷入与影坛新星琼·贝瑞(Joan Barry)的亲子诉讼,观众进一步对他失去信心。

然而卓别林并未向压力屈服,而是又制作了另一部政治题材的电影,怀尔德那便是1952年的《舞台生涯》。这也是他最为自省、最反映自身经历的一部作品。

《舞台生涯》改编自卓别林唯一创作却拒绝出版的小说《脚灯》(Footlights)。故事中,芭蕾舞女演员塞瑞拉·安布罗斯(Thereza “Terry” Ambrose)试图自杀,所幸被一个醉汉——曾经辉煌一时的落魄小丑卡尔费罗(Calvero)救下。在照料塞瑞拉的过程中,卡尔费罗逐渐找回自信和自我价值,并最终回到舞台,完成人生最后的表演。

电影中有不少取自卓别林个人生活的桥段,比如人气滑落的经历,比如他跟年轻女性的关系,还包括饰演他老搭档的同时代默片巨星巴斯特·基顿(Buster Keaton)。在一张幕后花絮里,两人并排站着,基顿指向卓别林正在演奏的小提琴。

影片开拍的几年前,卓别林娶了当时18岁的乌娜·奥尼尔( Oona O’ Neill)。他们之间36岁的年龄差,让人们对这位曾经名噪一时的演员更加充满猜疑并议论纷纷。

但是,这段感情却成就了卓柏林一生中最稳定和谐的婚姻。两人共有八个孩子,其中好几个后来都成了演员,比如杰拉尔丁(Geraldine)和迈克尔(Michael),维多利亚(Victoria)则成了马戏团演员,重拾父亲放弃已久的职业愿景。

在一张照片里,我们看到卓别林父爱的一面。他抱起当时两岁的女儿约瑟芬(Josephine),她眉间略带疑惑,有点被周围的坏境搞糊涂了,他则充满骄傲地看着自己蹒跚学步的孩子。

《舞台生涯》总体上得到了相当积极的评价,但一些评论家仍认为它是一个救赎的故事,证明卓别林是在对过去做出补偿。欧洲市场接受度很高,反响也很正面,美国则最不留情面。但无论如何,卓别林竭力传达的真诚是不容怀疑的。

在1952年的一期《纽约时报》上,影评人波斯利·克洛瑟(Bosley Crowther)指出:“卓别林先生希望借影片讲述的,不过是来自英国歌舞戏院的一位伟大喜剧演员的故事。他已经没落,却把心中满满的勇气和希望传给了年轻的芭蕾舞演员。

这是他作为电影作者、制片人和导演,以及影片中的音乐、一支芭蕾舞和一出喜剧的创作者所要传达的东西。但是作为其中的主演,他不仅完成了角色,还深入地感受了角色的灵魂,再借由屏幕将其投射给观众。”

在卓别林努力传达那种真诚的同时,史密斯也精准捕捉了卓别林表演中的个人成分,以及他同时身为制片人和演员的生理以及心理压力。他在片场的情绪变化不定,在一些照片里表现出接近疯狂的决心,在另一些时候则静默无言,仿佛放弃。在一些作品中,他直接带着全妆、穿着戏服在片场睡着。

一眼看去,史密斯的照片非常感人,充分呈现出时间的流逝。卓柏林不再年轻,不再是那个滑稽古怪、笨手笨脚挥舞拐杖的流浪汉,而是变成一个近乎阴郁的人物。我们看到他坐在镜子前,怀尔德把头缩进超大的衣领里,歪着头皱着眉,无可奈何地看着镜中的自己。

或许,他当时在思考迄今为止的人生,想到所有的困扰和苦难,脸上那一丝笑意可以被解读为无奈放弃或是战胜自我。

或许,看着他的其实是卡尔费罗,真实和虚幻在那一刻相互交融。这又让我们想到了史密斯用影像记录真相、揭露隐藏事物的初衷。我们看到的是真的卓别林吗?想来,只有他自己能够给出答案了。

原标题:《玛格南在片场 W. Eugene Smith与卓别林的《舞台生涯》》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mandileedesigns.com/,怀尔德